-精日-教授被处理,某个作家却写极具-喜感-大字报

2020-06-28

"精日"教授被处理,某个作家却写极具"喜感"大字报

原标题:"精日"教授被处理,某个作家却写极具"喜感"大字报

01

各位好,我是董佳宁。最近,官方通报了对一位高校教师不当言论的处理结果,开除党籍,记过,取消研究生导师资格,停止教学工作。我也来谈谈几点看法。首先,因为不当言论处理教师,这是国际通行的做法。对于什么是不当言论,什么是触犯底线,各国都有自己的标准。去年,美国杜克大学出了一件事。有留学生在公共区域用中文大声讲话,然后两名教授向另一位教师,投诉了这件事。

02

这名教师叫梅根·尼利(MeganNeely),工作岗位可能是偏行政的,她发了一封邮件,鼓励留学生练习英语。仅仅因为她发了这封邮件,就涉嫌歧视,被迫辞职。而那两个投诉的教授,倒是没事。我在之前的节目讲美国“文化恐怖”,里面有一个小故事,UCLA的一位教授,因为拒绝给黑人学生降低评分标准,就被指控种族歧视,学校对他强制停课,几万人请愿要求解雇他,他甚至遭遇了生命威胁。

03

美国有美国的政治正确,我们有我们的政治正确。在美国的底线标准中,邦迪要推出不同肤色的创可贴,高露洁要把“黑人牙膏”这个品牌改名,强生要停售美白产品。而我们的底线,是维护国家统一,领土完整,吃中国的饭,砸中国的锅,是不行的。

04

两国不同的地方在哪里呢,美国的政治正确,过于注重命名关系,形式主义,我们俗称“扣帽子”。你看啊,留学生说中文,教授不开心了,发邮件转述的那位就被处理了。还有那位UCLA的教授,他拒绝给黑人学生降低评分标准,还引用了马丁·路德·金的话,说不该用肤色评价一个人,于是,这名教授就成了种族主义。警察体系,经常对黑人暴力执法,却没有改革,本来没有关系的企业,却纷纷要把好好的美白产品改了。

05

我们的政治正确,还是以事实为依据的,就事论事,我们判断的是你这种行为,你这些言论用词的内涵是什么。比如,那位高校教师用“支那”来称呼中国,如果她要为自己辩护,她可以说,“支那”这个词,历史上并不是蔑称啊。确实如此,章太炎、宋教仁这些革命者,都用过“支那”,表达反清的思想。梁启超还用“支那少年”做过笔名。日本古人称呼中国“支那”,也有尊敬的意思,在古代,这个词是少数大学问家和高僧才会用的,那还是“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”的时代。日本古人称中国一般是“汉土”、“唐土”,因为日本自己的行政区划就是模仿唐朝的,“五畿七道”,加上后来改名的“北海道”,就是“五畿八道”。下面又分成六十多个令制国,其中一个国就叫“中国”,这个地名至今还存在,位于本州岛西部,大约3万平方公里,700万人口。所以日本人不称中国为“中国”,也可以理解。

06

明治维新,特别是甲午战争之后,作为胜利者,大和民族的优越感爆棚,对中国从敬畏变成了轻蔑,甚至有征服的野心。“支那”一词,开始有了侮辱色彩。后来侵略中国,日本军部也是用“支那”称呼中国,中国政府多次正式要求,停止使用这个词。日本战败后,这个词在公开出版物中渐渐消失,特别是抗美援朝胜利,震慑了一向崇尚强者的日本人。但现在日本一些右翼人士还是会用这个词。这个词除了歧视,还有一层特别用意,就是中国革命党,反清志士都在用啊,何况你们一直在强调“夷夏大防”。夷夏大防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谁是中心,谁是周边,是一个根本性的、原则性的问题。所以一些日本右翼学者就会用这个钻空子了,使用“支那”,就可以达到分裂中国的目的,蒙古啊、满洲啊,都是不算在“支那”里的。

07

一个中国人如果用这个词称呼祖国,我们不扣帽子,而是实际去分析上下文,分析语境。那位被处理的高校教师,她曾经戴黑口罩,以声援香港暴徒,还使用“支那”这个词,她的言辞之间,流露出一种对祖国和同胞的轻蔑、厌恶之情。拿黑色口罩为例,如果是在美国,那现在就是一刀切了,戴黑口罩、穿黑衣服、抹黑脸,都可能是种族歧视。可是现在巴西也有黑口罩,巴西的疫情非常严重,累计确诊过百万,死亡过5万,群众穿黑衣、戴黑口罩上街示威,抗议总统处置疫情不力,这个就是不同情况。

08

同一个词,同一个行为,可以有不同的内涵。“支那”这个词起源于印度。梵文佛经里就是用这个词称呼中国。我们现在已经无从考证,印度古人用这个词,是一个什么感情色彩,只知道大概意思,是“远方之国”或“边地”,本来泛指喜马拉雅山以北,后来专指中国。

09

可以确定的是,雅利安人入侵印度大陆,梵文是这些人传播的,而雅利安人和“歧视”是脱不开关系的。雅利安人被认为是一个高贵的民族,他们到印度搞出来种姓制度,在人和人之间建立森严的等级,保证自己作为婆罗门与刹(chà)帝利可以长期执掌政权。这种世袭的歧视性制度,当然是现代社会的毒瘤。雅利安人有辉煌的征服历史,到了20世纪,纳粹分子索性把雅利安的意思变成“高尚的纯种”,以德意志人为代表的日耳曼人,被视为典范。种姓制度的观念,区分的是洁净与污秽,而纳粹的观念,区分的是纯净与不纯。在纳粹的解释中,雅利安人的意思是最纯种的,犹太人、吉普赛人、同性恋者被认为是不纯,所以要迫害。这是纳粹眼中的“政治正确”。

10

大家都很清楚,这些观念都是反现代的,不平等的,但要注意,这样的“政治正确”,有一个特征,就是在理论建设上,是通过符号来界定什么是正确,什么是冒犯,是根本不看实际的。雅利安人虽然多次迁徙,跑到印度、跑到波斯,但怎么会和德国人有关系呢?纳粹的符号,表示雅利安人胜利,但这个符号根本不纯净啊,在古代印度、波斯、希腊、埃及、特洛伊等国,历史上都有这个符号。在蒙古,这也是一个传统符号。2016年有一个事,有位蒙古著名说唱歌手,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表演时,身穿绣有这个图样的红色蒙古袍。他觉得很正常,结果被一名误会的俄罗斯外交官殴打至休克。雅利安人的符号,曾经让纳粹疯狂,让纳粹干坏事,但今天,这个符号依然在滋生仇恨与误解。

11

我在之前节目中讲过,“政治正确”是否滥用,要看是否在维护国家利益,我觉得还要补充一点就是,不该用形式化、符号化的态度来搞“政治正确”,而是要看具体的、实质的内涵。某些网站上屡屡有大V,在用“支那人”称呼中国人的同时,流露的不仅是对日本无尽的赞叹与折服,更是对中国人的一种蔑视。这样公然的冒犯,当然是不能被现代社会容忍的,看看美国现在发生的事情,冒犯某一个族群都不可以,何况冒犯全体同胞呢。我们不用“政治正确”搞迫害,但我们的底线一直很清楚。

12

这次被处理的这位高校教师,她不是第一个这样用词的,也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,在知识分子的圈子里,也还有很多人同情她,支持她,认为她所表达的这些,本来就是知识分子应该表达的,批判体制,批判社会现实。我能够理解,知识分子有一种情怀,有时候会过犹不及,显得有些病态,我称之为“高墙妄想症”,或者叫“被高墙迫害妄想症”。典型的就是村上春树的那句话:“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,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。”就是说,无论高墙多么正确,鸡蛋多么错误,知识分子总是站在鸡蛋那一边。对体制要无限警惕,重拳出击;对个体灵魂要无限尊重,唯唯诺诺。在村上春树的著名演讲中,高墙隐喻的就是体制。

13

我认为,这种看法不仅妄想了高墙,也误会了鸡蛋。村上春树说啊,我们都是超越国籍、种族和宗教的,是一个一个的人。这可能吗?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压的事情告诉我们,族群就是以国籍、种族和宗教划分的。而且,鸡蛋的对面往往还是鸡蛋,是另一个族群。鸡蛋有无可替代的灵魂,这是自由主义叙事的神话,白人警察在乎弗洛伊德独特的灵魂吗?他们只在乎眼前是个可能拒捕的,有潜在危险性的黑人。村上春树举例了轰炸机,认为这代表体制高墙,那我也举一个例子:1921年的塔尔萨种族大屠杀。塔尔萨在美国俄克拉何马州,曾是美国最繁荣的非裔社区之一,是新兴的石油和天然气工业中心,当地的格林伍德大道,有“黑人华尔街”之称。但白人暴徒入侵当地,烧杀抢掠。美国人第一次受到空中袭击,不是在珍珠港,而是在塔尔萨,白人暴徒出动六架飞机,轰炸格林伍德,飞机上甚至投下了爆炸物硝化甘油。

14

村上春树有一点没有说错,体制的高墙本应是保护我们的,这是高墙设立的宗旨,正因为鸡蛋外壳脆弱,所以才需要高墙。但他选择性地把鸡蛋与高墙之间的对立,设定为主要矛盾,我是不赞同的,因为这并不能解释当今世界许多冲突,许多混乱。殖民主义、种族主义、阶级矛盾,才是横亘在人与人之间无法跨越的墙,是无数仇恨与暴力的根源。

15

至于说鸡蛋,一个成年的鸡蛋,当然要为自己的言行和结果负责。为什么无论鸡蛋有多少错误,都要站鸡蛋呢?为什么不能问,问就是撞墙呢?为什么鸡蛋碎掉,一定是砸向高墙,而不是撞上了别的鸡蛋呢?这是不是一种人为制造的定势思维呢?如果没有高墙保护,谁去限制那些犯错的鸡蛋横冲直撞,伤害别的鸡蛋呢?谁去阻挡外面侵略的石头?说到底,保护鸡蛋,并不是靠无条件站队,需要的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,凝聚起一盘散乱的鸡蛋。

16

在我看来,村上春树为代表的知识分子们,有一个错误的前提,就是个体灵魂的超越性。我承认和尊重个体独一无二的价值,但个体不可能脱离群体。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,人要在社会的经济基础,和构建在其上的文化环境中生存,人不可能超越自己生存的这个结构。中国知识分子,惊叹美国的强大,日本的文明,过去有,现在有,将来还会有。其中一些人的言论,却还不同于村上春树的那种幼稚,也不仅仅是希望我们在道路上改弦易辙,他们在使用“支那人”这样的词汇时,表达的情感立场,其实并不只是批判高墙,而是冒犯中国人生存的这样一个共同结构,是要否定中国人整个族群的尊严。这才是大家不能接受的原因,也是触犯底线的所在。

17

至于另外一名作家,她自然也是站鸡蛋的。高校教师被处分后,她用浓烈的大字报风格写了一篇声讨檄文,读起来相当有喜感。大家也不要对她有什么误会,她以一己之力,苦苦支撑,凭吊着几十年前的一个荒诞时代,她是那个时代的受害者,也是那个时代的活化石。我们观察者网不一样,我们记住历史,分析历史,但不会沉溺其中,不会自己编一张旧时代的网,捆得自己不能动弹,还对别人说,你为什么不进网里来,我还不信我捆不住你了。未来是信息化的,工业化的,这是我们的视角,也是我们的立足之本。如果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,请大家能给我一键三连,或者只是给我一个赞,请大家帮我们冲到40万个赞。小小的动作,就能激励我们做得更好。

来源|观察者网

在看的你正在变好看

【上一篇】: 【下一篇】: